2016年回顧 陸汝川

A. 前言

這一年間,不知道為什麼,心中特然感覺到「老人」徵兆出現了,就如發現頭髮變得斑白、臉上出現老人斑一樣。在生活上,發覺有些熟臉孔的朋友,因不同病因離開人世。而朋友圈子間,討論話題都是: 如何養生、如何積福,但求無痛而逝,亦不願長生受病痛折磨。這就是我所說「老人」徵兆,人生進入另一階段------最後晚期了。心想能否「為霞尚滿天」呢?

能否無病而逝,或小痛而終,非我們能力可以預測和控掣的。在現今時代,也有辦法達到。例如「安樂死」。維省今年可能通過「安樂死」法案,那就不用遠路迢迢飛去瑞士了。我的養生之道是努力增強體質,靠身體內部抵抗能力。在今天日子裏,致癌物質不絕,能否平安而終,要靠點運氣了。若是「真的」來臨,我的態度 : 用樂觀和積極地「逆來順受」。

(請參閱拙作「登陸」後有感http://www.alumni.cuhk.edu.hk/aaaus/news/2016Mar/After_60_feeling.htm )

現在我的處世態度是:

以「登陸」之年算起,每一天都是「賺」回來的。應該慶祝和享受「賺」回來的歲月。這是進取、積極、樂觀和豁達的。最近每半年的糖尿專科檢查合格,全部的數字不是平穩不變便是下降,所用的药物不變。醫生說這是我鍥而不捨鍛練身體的功效。

與「做一日和尚,敲一日經」的態度是截然不同。這是消極和悲觀,對自己和家人都沒有好處。


 

B. 人生何求?

1999年編寫每年回顧至今年已有18年了。

重看初期回顧,都是為生活奮鬥,適應移民新環境,為孩子長大滿途開路,在「偷得浮生半日閒」下享受人生。

近年回顧有很大變化。老父去世,孩子長大相繼離巢,退休後,由大屋換小屋,两老相依為命。擔子放下,沒有工作壓力,輕鬆的過活。感覺到時光易逝,一天又流走了。

這時,反問一句"人生何求?" 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答案的。在「桑榆暮景」時,我認為身體健康心境豁達是最重要。

為求身體健康,各施各法。有些人是飲食節制,少肉、少鹽、少油、少糖、少澱粉質 有些人採用素食我的辦法是不戒食也不亂食,主要努力增強體質,加添內部抵抗能力,更可享受美酒佳餚。

如何心境豁達?不一定每個人都可以達到了。例如「杞人憂天」的人不能也。


 

C. 動盪的世界,偏安於悉尼

地球在人類以錢掛帥的自私貪婪管理下,惡果自食,不斷出現。如乾旱大火,暴雨成災,極寒雪災。最近異端邪說臺頭,出位政治冒起。極端回教的自殺行動,世界無安寕之地。你能做到什麽呢?---------- 無奈!

去年賣樓成功,移居高層蝸居,「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」,乎復何求?!現在已習慣「噪音」和「塵多」的現代都市環境。因樓市仍興旺,四周均重建高層平房。原來蝸居四周風景優美,在不久將來,將被石屎森林包圍了。你能做到什麽呢?---------- 也是無奈!

所謂「退一步海濶天空」。世界上那有絕對美好的烏托邦,只要你珍惜某些重要因素,就會找到你的相對的理想國了。

「憶苦思甜」頗有道理。以前曾到巴西,想參觀貧民區,但因太危險,不敢造次。剛好,ABC電視臺播出一套BBC探訪委內瑞拉的節目,主持人透過當地响導,深入報導貧民區及民間生活,令人不寒而慄。慶幸生活在悉尼,現在的「我」,應是最理想和幸福哩!

如何心境豁達?我的辦法是 "每事都用平常心面對,「退一步」就海濶天空哩。"


 

D. 遺失與喪偶

每人都有遺失物件的經驗。如物件是貴重或很有紀念性,便會坐立不安,到處尋找。若是心中無價之寶,那就更茶飯不思了。失落之情,雖非筆墨可以形容,但可理觧。遺失物件也有失而復得的機會,復得的喜悅也不是尋常。

至於遺失孩子,相信在朋友中是旱見。我有一次經驗(當然是失而復得)。約卅年前,還是校長之職。有一位女同事離職遠赴美國結婚,我帶同两小孩,希碩和希舜,到啓德機場送別。當時有一位男同事相陪。我為了幫女同事辦登機手續,托男同事看管两小童。不一會兒,他跑回來說,两個都掉失了。他說两孩到機場很興奮,左手的奔向左邊店鋪,右手的亦脫手走向右方,轉眼間,全無蹤影。我不責怪這男同事,因他未婚年輕沒有經驗。我不太擔心,在啓德機場內,首先找最小的希舜,然後到管理處用廣播尋大孩子希碩,就觧决了。自己也有過「失孩」的惡夢,醒來滿身汗水。也有不少關於「失孩」為主題的電影,描述失落痛苦之情,真致感人。

年紀漸長,喪父、喪母的經驗不能避過。但喪偶的衝擊是最震撼的。

在人生最後晚期,两老相依為命可長達廿、卅年之久。但「生、老、病、死」不可避免。喪偶也是不可避免。

昔日戲言身後意,今朝皆到眼前來。

衣裳已施行看盡,針線猶存未忍開。

尚想舊情憐婢僕,也曾因夢送錢財。

誠知此恨人人有,貧賤夫妻百事哀。

 

閒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幾多時。

鄧攸無子尋知命,潘岳悼亡猶費詞。

同穴窅冥何所望,他生緣會更難期。

唯將終夜長開眼,報答平生未展眉。註一

貧賤夫妻百事哀」。元稹道盡喪妻情切。每一事、每一物都觸景傷情。這種永別是無再「復得」機會。這是完全明白和理觧。但亦要抱「逆來順受」態度處理,不能抱着"天長地久有時盡,此恨綿綿無絕期"註二的悲觀過活,否則對自己及家人都沒有好處。

所謂"沉舟側伴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"註三。我們應該學習劉禹錫進取、積極、樂觀和豁達的人生態度。既然喪偶是不可避免的悲傷,故應珍惜共同生活的時刻,享受一齊共處的點滴才是。


 

E. 音樂/琴藝、木雕/藝術、行山/旅遊

學習大提琴有两大作用:(一)迫使自己不要疏懶(二)推遲老人病發。去年除參加弦樂隊 (Innominato Strings) 星期天練習外,弦樂四重奏每周五練習,在生活加添了不少色彩;也提供為老人服務的機會。(我們也為朋友的下一代結婚演出)

弦樂隊網頁: http://innominato-strings.com.au/

去年獨奏表演 (Sorrow of River) 江河水的錄音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ter.look.9/videos/10153766289932756/?l=582125829220326642

搬「上樓」最不方便是地方淺窄。沒有「木雕工作間」,只有每周三到 Men-shed工作四小時,和每月到師傅學習的四小時。所以,產量不多。去年完成的只两件:「年年有餘」------- 送給住加拿大的舊上司,「東叔」梁鎮東;另一件鴨嘴獸 Platpus Netsuke ---- 送給南美團友 Julisa。今年年頭將完成「最愛」------- 送給好友徐民強夫婦 (Clement / May) 。木材是他們後園的橡樹橫枝 (Oak) ,我共花了两年半,這作品難度極高。

每年出外旅遊的日子,越來越長。去年除七月份廿天西班牙邊境的 GR11登山外,瑞士之旅算是頗長的外遊,共六十多天。集中在瑞士的南部;首先是法瑞邊界的白朗峰 Monte Blanc;其次是少女峰 Jungfrau、艾格峰 Eiger;阿雷奇冰川 Aletsch Glacier;阿爾卑斯山的四個隘口 (Passes) ;最後是馬特洪峰 Matterhorn。由到步盛夏時,玩至深秋而體會第一場雪才離開,是一次非常深度遊。

明年除三月紐西蘭廿天單車及遠足外,更在六月開始為期百天旅遊,包括美加國家公園遠足、北極船旅、大西洋加拿大觀光等。下年詳述。

不出外的日子,也填滿行山的活動;每月均有星期一的易行及難行两種健行運動,星期六的登山和星期四的遠足。而踏單車運動每月最少一次。

GR11登山、瑞士之旅網頁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edia/set/?set=a.10153837262202756.1073742190.518532755&type=1&l=ba333e1432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edia/set/?set=a.10154095493002756.1073742195.518532755&type=1&l=cad1c2b4f0

 

F. 我的家人

慶幸家人,老伴、大兒子希碩、家嫂阿嬌、小兒子希舜均住在悉尼市區,見面機會很多。我倆為了他們每周末願意回來吃飯,總是各出奇謀,搜集美味食譜,烹出可口的晚餐來。我倆珍惜一家共聚天倫的時光。

G. 結語

所謂 "草木本無意,榮枯自有時"註四。人生的「生、老、病、死」有它的規律,因某種的前因,將會達至某種後果。不必深究。我們應珍惜過程的點滴、珍惜相聚的時刻。

 

註一: 元稹《遣悲懷》其二及其三

註二: 白居易《長恨歌》

註三: 劉禹錫《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》

註四: 孟浩然《江上寄山陰崔少府國輔》